欢迎来到广西药用植物园! 中文 | English

所在位置:首页 > 药园资讯

药园资讯

录音报道:《老挝女博士取经广西药用植物研究》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11日

本文源于:广西北部湾之声系列报道《东盟青年科学家的广西故事》第四篇《老挝女博士取经广西药用植物研究》


主持人:今天请听系列报道《东盟青年科学家的广西故事》第   四篇《老挝女博士取经广西药用植物研究》,采制:广西北部湾之声记者周少红、钟小凤。

 得益于广西科技厅2007年开始实施的“百名东盟杰出青年科学家来华入桂工作计划”的顺利实施,来自老挝卫生部的凌雪博士最近获得了到广西药用植物园进行短期研究工作的机会,为发展本国传统医药科研向中国取经:

“我现在参与这个科技厅的杰青项目,主要研究的是我们这个筛孔防已的保育研究,这个物种它是非常稀少,它在我们国家也是被列为稀少物种,必须要保护。”

2004年,凌雪通过考试获得了中国政府奖学金来中国药科大学读书,大学毕业后进入老挝卫生部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司工作,开始对老挝传统医药开展研究。而后因为工作需要,她又来中国继续进修,并于今年6月取得了中国药科大学的博士学位。目前凌雪正和广西药用植物园的专家们对珍稀药用植物筛孔防已进行保育研究。在广西药用植物园的专家同事们眼中,这位语速缓慢、思维严谨的老挝女博士是一个非常能吃苦,非常有责任感的人。广西药用植物园工作人员李万银:

“她非常勤快,吃苦能干,就是很多事情她觉得如果不是有利于自己,而是有利于他们单位,有利于他们国家她都会去做,都会去钻研这些事情。”

凌雪在广西药用植物园研究的珍稀药用植物筛孔防已是一种老挝特有的藤类草药,从筛孔防已中分离出的化学成分“黄连素”可以治疗热带地区常见的疾病,如痢疾、疟疾等。凌雪介绍说:

“一直以来痢疾和疟疾都是我们国家农村地方发病率和死亡率最高的,而且我们国家能够生产这个药物能分离这个药物,所以它最有经济价值。但是呢我们目前都是采集野生的,都还没有发展到种植,所以它的保育研究是非常有意义的。”

经过一个月左右的文献研究后,凌雪和广西药用植物园的专家们决定参照广西药用植物园对鸡血藤保育研究的成功经验,对筛孔防已进行类似的保育研究:

“目前呢我们想就通过它的离体种子萌芽,为什么选这个方式呢?因为正好现在植物园的保育中心他们正在研究鸡血藤的保育研究。然后因为它和筛孔防已是一样的藤类,属于藤类,所以我们就觉得可能通过这个方式来做它的保育研究。”

当谈起研究传统医药的作用,凌雪变得严肃起来,她认真地分析老挝本国在医药生产中面临的种种困境。她认为,基于东盟十国签署合约确立的药品生产管理规范即GMP的大前提,今后老挝也将有机会把自己生产的药品出口到东盟各国。但在现代药品生产方面,考虑到老挝本国国情,无法与马来西亚、泰国和新加坡等国竞争,只能从传统医药方面入手寻求突破口:

“如果我们做这个保育成功,而且以我们以前生产的经验来发展这个药品是很有意义的事情,而且我觉得真的能做到。”

除了培植筛孔防已这一珍稀草药物种,凌雪手头上在做的另外一件事也非常有意义,那就是参与编写、翻译中国和老挝联合编著的第一本草药药典《老挝草药典》:

“这个老挝草药药典是我们卫生部委托药用植物园帮编写,中文版的初稿我现在就在翻译当中, 318页的老挝草药药典。然后我们要翻译,翻译好了再通过审核,专家审核然后到老挝那边通过我们卫生部审核,然后就应用。”

凌雪觉得《老挝草药典》的应用将对老挝民族药物的生产、流通、检验、监督和资源保护起到重要作用,促进老挝传统医药产业发展,并为赴老挝投资传统医药产业的中方投资者们提供法律依据:

“因为这个是我们第一本老挝草药药典,又是我们自己的语言编写的草药药典,意义非常大。有了这个草药药典,比如说中方投资者会到我们国家越来越多,因为我们也有了这个法律的依据来管理他们的生产,传统医药的生产。”

谈及未来研究的计划,凌雪表示,短短几个月的交流可能无法马上获得预期的研究成果,但她希望今后其他老挝同事也能来广西药用植物园,进行更加深入持久的科研交流:

“希望我们和药用植物园有更多的合作项目,不仅是这个药用植物的普查。虽然我们有了这个老挝草药药典,但是我们经验还是少,所以我们还是想(有更多)这种专业技术的交流,培养我们越来越多人才。”


景区旅游咨询电话、传真:0771-5603072 地址:南宁市长堽路189号(邮编530023 )

园行政办公楼服务前台电话:0771—2443029 园党政办电话:0771-5611352 传真:0771-2443020

桂ICP备10006065号 公安备案号:45010202000271 技术支持:北京市计算中心